极夜寒霜

刚刚又进行了一场跨次元对话……
逻辑严谨笑死我了😂

锻不出静静的我有点放弃了,转头去锻小龙,于是巴形终于不重复静形那句了。

巴形:主人,有什么困扰的吗,有什么想要的吗?
我:我想要静静……你不给我锻啊_(:з」∠)_
巴形:静形太粗暴了,还是我比较适合陪在主人身边xN【又开始了

好吧我知道了😂你别这样我害怕
玩这游戏两年多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什么叫与刀交流。
我已经慌得要死了!!!

就在刚才,我想锻静形于是找了巴形当近侍……
然后他上来就连锻了两把自己,之后锻出了其他一堆欧歪的刀证明自己的手气_(:з」∠)_但……就是不出静静……
接着在我找他谈谈人生的时候,他连着说了四五遍静形太粗暴,还是他比较适合陪在主人身边。
这游戏……会读心吗?Σ( ° △ °|||)︴
我开始方了……
不不不,只是我脸黑……一定只是我脸黑……

记个突然散发的玛丽苏脑洞梗。
没有文笔,没有逻辑……
大概all婶?不知道可不可以打tag……

沉睡(逝去)的审神者和自愿陪审神一起沉睡的刀刀们,以及梦中误入尘封多年的本丸的“我”。
“我”只是个路人。

【这里太过安静了,除了风拂过树叶的响声外,我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。
在那广间的正中,我看到一位面容姣好的女性平躺在铺着白布的台上,她阖着眸,脸庞的轮廓温柔平和,就像只是沉入了安逸的梦境。
在她的后方,支起的刀架上整齐而密集的陈列着数十柄截然不同的刀剑,以扇状排开,如同守护一般围向她的两侧。
它们肃穆而沉寂,又带着被无数鲜血洗涤过的凶煞之气,即便在梦中我仍能感受到那种冰冷的压迫,仅仅是放在那里就足以让人心生畏惧。
我仔细凝望着那个沉睡的身影,才看清她的怀中还有一柄黑鞘的刀,像是被人放进她交握的手中。
我犹豫着向她走去,迈步的那一瞬,我忽然觉得汗毛直立。
就像这空荡的房间里,在那一瞬睁开了无数双凝视着我的、无形的眼睛。】

婶怀里的刀是婶的初始刀被被,他选择最后一个变回本体,把其他刀剑安置妥当后把自己的本体放到了婶的怀里。

写玛丽苏使我快乐_(:з」∠)_